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cholar60am的博客

他山之石可以攻錯,別人的經歷多少可以參考借鏡;擇其善者從,不善者改,對否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紧抱洋人大腿汉奸们该醒醒了!  

2015-06-21 22:56:49|  分类: 時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是对用热烈脸贴洋人冷屁股的汉奸们一记热辣辣的大耳光!

港「好人民」的人格困境

文揚(香港)
June 21, 2015, 6:05 am

16日,「香港政改決戰日」前夕,一位名叫 Michael Tanner 的英國網友在其個人主頁的帖子引發社交媒體熱議,並獲得大量點讚 。在一張幾個香港人站立街頭高揚米字旗的照片之上, Michael Tanner 寫道:

「香港的『我不是中國人』綜合症——作為一個英國人請允許我這樣說——你好香港人,請不要濫用我們的國旗標誌,你們不是我們的一分子,我們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,也不想有。如果你們可以背叛自己的國家中國,有一天你們肯定也會背叛英國。請走開,謝謝。」

「這些不合群的人別想從多數人那裡獲得同情,大家只會蔑視他們缺乏自尊的行為……這些誤入歧途、無知、愚昧、自私的人……。」

這一輿論事件很有戲劇性。毫無疑問,香港的政改之爭和社會動盪十幾年來,始終都有前宗主國英國的背景,無論是泛民議員堅持的「國際標準真普選」,還是一些激進社會團體推動的「港獨」,都有一個想當然的前提:前宗主國英國及其繼承者美國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,是他們的堅強後盾,無論他們怎麼鬧,只要是反中親西,在英美那裡就是政治正確,就有道義支撐。

於是人們看到,激進泛民議員在立法會裡胡鬧時大義凜然,激進港獨分子在街頭搞事時慷慨激昂。所有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特點,他們總是會想像身後有一雙慈愛的眼睛在看著他們,並不斷地投來讚許、鼓勵、欣賞的目光……

長期帶有這種幻覺,當然是一種病,但平心而論,病源並不在他們身上。事實上,在英美的全球統治中,一直有一種行之有效的意識形態策略:只有親西方的人民才算是人民,只有這部分人民的權利訴求才算是民主;而那些反西方的人民,無論占有多大比例,也無論多麼有理,也不能算民主主義者,溫和一些的叫做民族主義者,那些最激進的就叫恐怖主義者。正是這個雙重標準,導致了幾乎所有非西方國家中或明或暗、或重或輕的社會分裂。

以中國為例,親西方人士劉曉波的言論自由被認為是民主的標誌,他的被壓制就是反民主專制,就要被聲討;而與此對照,十幾億普通中國人巨大的民生改善和經濟自由、數億普通中國人對國家事務的參政議政,都不算民主標誌,全部加起來,也不如劉曉波一個人的反政府政治權利重要。

環顧世界,到處都是同樣情景。烏克蘭西部的人民是民主社會的「好人民」,東部人民則是「親俄武裝分子」;伊拉克歡迎美軍入城的人民是被解放的「好人民」,抵抗入侵保家衛國的人民是「激進伊斯蘭勢力」和「恐怖分子」。

不用說,若社會分裂和分而治之就是全球統治者的既定目標,那麼這些分類標籤正是統治策略的一部分。香港作為英美勢力在亞洲的一個重要戰略棋子,若沒有被這種策略影響,反倒太不正常了。

如是觀之,這個拒不承認親英香港人是英國人一分子的網民熱帖,真是一句警世之語。就像是那個小女孩說出皇帝沒穿衣服的真相,這位 Michael Tanner 也一語揭穿英美意識形態標準下的「好人民」,並不是真的好人民這個真相。

將親西方等同於真民主無非是西方意識形態軟戰的工具,誰都知道這是騙術,而這些人卻把如此明顯的忽悠奉若真理,為此不惜犧牲人格、犧牲自尊、犧牲做人的起碼標準。

真正的好人首先要符合人格上的標準,而不是政治上的標準,這本是極普通的常識,「天生德予與」,憑著基本天性也能做到。怎麼越是受高等教育的人越不明白呢?怎麼越是受英文教育的人越是非顛倒呢?顯然這是被人洗腦了,而且很徹底。

香港政改方案通過或不通過,既重要也不重要。重要,因為此事關係到香港民主發展如何向下進行;不重要,因為香港社會並不會因為選舉制度的改變而發生根本性改變。前有英國150年的殖民統治,現有西方的新殖民主義干涉,導致社會撕裂、人心混亂、精神沉淪,不是一兩項政治制度改變就可以解決。人心回歸祖國,也許要從人格回歸正常開始。(作者為在香港的中國力研究中心副主任)

《《 回上一頁閱讀前文

......「這些不合群的人別想從多數人那裡獲得同情,大家只會蔑視他們缺乏自尊的行為……這些誤入歧途、無知、愚昧、自私的人……。」

這一輿論事件很有戲劇性。毫無疑問,香港的政改之爭和社會動盪十幾年來,始終都有前宗主國英國的背景,無論是泛民議員堅持的「國際標準真普選」,還是一些激進社會團體推動的「港獨」,都有一個想當然的前提:前宗主國英國及其繼承者美國是站在他們這一邊的,是他們的堅強後盾,無論他們怎麼鬧,只要是反中親西,在英美那裡就是政治正確,就有道義支撐。

於是人們看到,激進泛民議員在立法會裡胡鬧時大義凜然,激進港獨分子在街頭搞事時慷慨激昂。所有這些人有一個共同特點,他們總是會想像身後有一雙慈愛的眼睛在看著他們,並不斷地投來讚許、鼓勵、欣賞的目光……

長期帶有這種幻覺,當然是一種病,但平心而論,病源並不在他們身上。事實上,在英美的全球統治中,一直有一種行之有效的意識形態策略:只有親西方的人民才算是人民,只有這部分人民的權利訴求才算是民主;而那些反西方的人民,無論占有多大比例,也無論多麼有理,也不能算民主主義者,溫和一些的叫做民族主義者,那些最激進的就叫恐怖主義者。正是這個雙重標準,導致了幾乎所有非西方國家中或明或暗、或重或輕的社會分裂。

以中國為例,親西方人士劉曉波的言論自由被認為是民主的標誌,他的被壓制就是反民主專制,就要被聲討;而與此對照,十幾億普通中國人巨大的民生改善和經濟自由、數億普通中國人對國家事務的參政議政,都不算民主標誌,全部加起來,也不如劉曉波一個人的反政府政治權利重要。

環顧世界,到處都是同樣情景。烏克蘭西部的人民是民主社會的「好人民」,東部人民則是「親俄武裝分子」;伊拉克歡迎美軍入城的人民是被解放的「好人民」,抵抗入侵保家衛國的人民是「激進伊斯蘭勢力」和「恐怖分子」。

不用說,若社會分裂和分而治之就是全球統治者的既定目標,那麼這些分類標籤正是統治策略的一部分。香港作為英美勢力在亞洲的一個重要戰略棋子,若沒有被這種策略影響,反倒太不正常了。

如是觀之,這個拒不承認親英香港人是英國人一分子的網民熱帖,真是一句警世之語。就像是那個小女孩說出皇帝沒穿衣服的真相,這位 Michael Tanner 也一語揭穿英美意識形態標準下的「好人民」,並不是真的好人民這個真相。

將親西方等同於真民主無非是西方意識形態軟戰的工具,誰都知道這是騙術,而這些人卻把如此明顯的忽悠奉若真理,為此不惜犧牲人格、犧牲自尊、犧牲做人的起碼標準。

真正的好人首先要符合人格上的標準,而不是政治上的標準,這本是極普通的常識,「天生德予與」,憑著基本天性也能做到。怎麼越是受高等教育的人越不明白呢?怎麼越是受英文教育的人越是非顛倒呢?顯然這是被人洗腦了,而且很徹底。

香港政改方案通過或不通過,既重要也不重要。重要,因為此事關係到香港民主發展如何向下進行;不重要,因為香港社會並不會因為選舉制度的改變而發生根本性改變。前有英國150年的殖民統治,現有西方的新殖民主義干涉,導致社會撕裂、人心混亂、精神沉淪,不是一兩項政治制度改變就可以解決。人心回歸祖國,也許要從人格回歸正常開始。(作者為在香港的中國力研究中心副主任)

 
 
 

 

 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